开户赠送18元|韩信真的是叛徒吗?

开户赠送18元,匈奴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民风彪悍的少数民族,一直对中原虎视眈眈,并且不断以“打草谷”的方式进行骚扰。特别是冒顿当上匈奴的单于后,雄心勃勃的他把目标锁定在了当时的大汉王朝身上。

而他要想进入中原,就必须要经过最北方韩国的地盘。韩国当时的韩王是韩信(申明一下,此韩王信非那个被刘邦当初拜为“大将军”的韩信)。这时的韩信早已有准备了,他的军队都派到了马邑去防守匈奴的进攻了。

公元前201年9月,正值大雪纷飞的时节,韩信苦苦等待的冒顿终于来了。匈奴人到了城下,没有时行强攻,而是写了一封信直接射到城里去了。

韩信哪里料到这么寒冷的天,这一万来匈奴人竟然会如天神下凡般突然出现在眼前。他身边只有几千守军,他也不是傻子,看了信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。但真要他开门,还得犹豫啊!

顺便提一下,这个韩信与其他诸侯们共同的特点就是,他的脸像六月里的天一样变得贼快贼快。当初刘邦攻克彭城时,韩信马上归降于刘邦,彭城兵败后,韩信就马上掉转马头归降于项羽,后来见势不对又归降于刘邦。

此时这些匈奴人的“甜言蜜语”正符合韩信“顺风倒”的风格。面对这样的一群狼人,韩信虽然对守城一点信心也没有,但他同时也有顾虑啊!如果真的投靠了他们,狼人的生活,他们这些地地道道的汉人能适应吗?

于是韩信犹豫着。这时他的部将就劝他派人去向刘邦求救。韩信当时想想也没有其他办法了,于是派了一个装扮成狼人模样的士兵,乘夜溜出城去,然后向刘邦所在的咸阳进发。

由于不敢打草惊蛇,他行的是蛇行鹤伏之绝妙身法,生怕惊动那群狼人。但人的脚力毕竟有限,哪能跟马相比,因此,走着走着他就感到力不从心了,当他累死累活到达咸阳时,时间已过了五六天了。

五六天按理来说是比较短的,但对于被困在笼中的韩信来说就是度日如年了。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七天,终于熬不住了,于是他派人出城去和狼人进行“开门”细节的谈判。

那边刘邦接到信史的报告后,马上调兵遣将,准备去救被困在马邑的韩信。

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就在这时,传来了韩信正和匈奴人谈“芝麻开门”的事,刘邦的心顿时凉了半截。如果他们真的实现了“狼羊对爱”,那他再派兵去那里,岂不是很不受欢迎吗?

不受欢迎的事谁都不会轻易去做,于是刘邦决定暂时按兵不动,而是直接给韩信写了一封信,以求他能及时“回心转意”。

那边的韩信因为双方的利益和政治地位进行了数轮艰苦的协商,但由于双方存在语言障碍,想找精通两国语言的翻译官当真是难于上青天,再加上韩信对这些狼人的底细还不是很了解,在谈判时要求条条框框都写得很详细,因此虽然只有一扇紧闭的大门,但要想打开还确实不那么容易。

刘邦的信一到,倒帮了韩信一个忙,说白了,韩信为什么谈得这么慢,就是对刘邦还存在最后的一丝留恋和不舍,对狼人还存在最后那么一点戒备和提防。但刘邦的信却让他不能再犹豫了。

我们先来看刘邦的信是怎么写的就会明白一切了,说白了是一封“责备信”:“我封你为韩王,是叫你镇守在北方,为国效力,不是叫你和匈奴人做勾三搭四偷之举……”

于是悲愤的韩信不再犹豫,马上就开门把匈奴人迎进了城里。冒顿进了马邑城后,欢喜之余,马上拜他为大将,让他充当先锋,越过句注山,南攻太原。第六章汉朝的反击第六章汉朝的反击

韩信的彻底背叛,激怒了刘邦。他不顾年老力衰,决定亲自挂帅出征,去擒韩信灭冒顿,以解心头之恨。汉高祖六年(公元前201年)十月,刘邦挑选三十万精兵,从咸阳直接向太原出发。

一个去复仇,一个来入侵。于是乎,刘邦和韩信在铜鞮相遇,昔日的君臣,如今变成了战场上的敌人。但由于当时军事力量对比太悬殊了,汉军有三十多万,韩军只有一万多人马,因此韩信哪里是他们的对手。两军一交锋,韩信就只有逃的份了。幸亏韩信的部将王喜拼死保护韩信杀出重围,牺牲了自己才换得了韩信的性命。

韩信又退到了马邑,马上就向冒顿求援。冒顿心里就琢磨了,一定得先灭灭汉军的威风再说。于是派左贤王和右贤王带一万二千人马去支援。冒顿以前战无不胜,满以为自己这次派这么多人去已足够扫平汉军了。然而,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。

左、右贤王的一万二千铁骑到达马邑后,和韩王的残兵合在一起。便马不停蹄地赶到晋阳。在这里正好迎来了汉军。左、右贤王以前在打东胡征月氏等战役中几乎没有吃过败战,这时仍然发挥其惯用伎俩,采取骑兵特有的战术:高举高打。

第一批上前的是冲锋队。按左、右贤王的战略意图是想把汉军冲得七零八落,然后再大快朵颐。以前他的冲锋队那可叫一个绝啊!个个都不顾生死冲进敌阵中,把人家好好的阵形搅得一团糟,为随后自己的大举进攻提供机会。但此时面对汉军,他们这一招却不管用了。因为他们的冲锋队一溜烟地向前冲,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只有刺耳的惨叫声让人明白他们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。不用说,先锋队的人都掉入了汉军早就安排好的陷阱里去了。陷阱里布满了竹箭等东西,上面又遮盖了茅草和虚土。就和猎人狩猎一样,只不过规模和工程大很多而已。

冲锋队失利后,左、右贤王并没有灰心丧气,他们充分发挥了不抛弃、不放弃的《士兵突击》的精神,马上派出了第二批敢死队。

这批敢死队小心翼翼地绕过刚才的线路,一步一个脚印朝着目标而去,眼看就要跟汉军有个亲密接触了。可汉军对这群狼人并不感兴趣,只听见一声炮响,汉军万箭齐发,顿时天空中下了一阵箭雨。箭雨的结果是这批敢死队差不多都中箭身亡了。

匈奴人既然如狼又似虎,三板斧岂是浪得虚名?前面两击不中,于是使出最后的绝招了,左、右贤王大手一挥,第三批敢死队拿着刀、背着剑接着奋力杀向前。避过了陷阱,箭雨也起不了作用了。因为这一队的敢死队吃一堑,长一智了,他们手里个个拿着一面挡箭牌。这样的好处是,挡住了箭雨,也挡住了自己的视线,他们只能跟着感觉向前冲。

事实上证明这种跟着感觉走的方针并不是最好的,因为很快他们就人仰马翻。被摔得缺胳膊断腿的他们这才发现,原来是地面一根根毫不起眼的绳子惹的祸。摔倒在地后的他们还来不及站起来,两边的沟底又涌现出了汉人的骑兵,上去就是刀剑相加,顿时一片血肉模糊。

眼看三板斧不奏效了,左、右贤王还不知道知难而退,他们发出了决战的信号,全军都呼啦啦向前冲去,看架势非要跟汉军拼个你死我活了。然而,他们冲了一阵才发现他们冲进的是汉军的包围圈内,四处呼啦啦的都是汉军。

眼看情况不妙,左、右贤王这下充分发挥打不赢就逃的作风。两人一人在前开路,一人断后,终于杀出血路逃出去了。只是他们逃出重围后,回头清点人数,这才发现,冒顿给他们的一万二千人马只剩下不到三千的人马了。

直到这时冒顿才知道汉军不是等闲之辈,于是他下令全军集合,全力来对付汉军,于是一场真刀真枪的激战又拉开了序幕。

上一篇: 他卧底黑帮,在当上老大那一刻说,其实我是FBI

下一篇: 期市收评:能化品多数下跌 苹果跌近2%、菜粕涨逾1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