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亚游出黑|辅导员专栏:看破不说破,孩子的聪明程度其实远超你想象

ag亚游出黑,孩子不是为“长大”或“成功”、“成才”活着,孩子首先是为“童年”而活着。我们要让自己的孩子有过做天使的经历,不要让她生来只能做没翅膀的凡人。家长稍稍花一些心思和时间,就可以让孩子有不同凡响的经历,让他的生活和世界焕发出奇异的光彩。儿童是天使,只有天使的世界里,圣诞老人才千真万确地存在;等他长大了,变成了凡人,圣诞老人就消失了,再也不来了。

——尹建莉

文:尹建莉工作室辅导员 杨柳依依

女儿三岁十个月的时候,我读到尹建莉老师的《好妈妈胜过好老师》 一书,被书中的教育理念和做法深深吸引。我也决定如法炮制,将尹老师的做法用在女儿身上。时间离圣诞节还有两个月,我也像尹老师一样,开始暗中观察女儿的一言一行,希望能发现她的愿望,在圣诞节这一天满足她,给她一份惊喜。

进入十二月份后,商场里陆续出现了圣诞树,圣诞帽子,圣诞袜子等好些和圣诞节有关的用品。我带着她一边逛着商场,一边讲着圣诞老人的故事。并且找来歌曲 “铃儿响叮当” “merry christmas ”播放。我们居住的小区物业也开始在喷水池旁边布置了圣诞木屋和彩灯。在这样的节日气氛渲染下,女儿开始盼着平安夜的到来。

平安夜这天终于到了,临睡前我们谈论着憧憬着第二天早上的惊喜,我以为一切都会按照预先的计划进行。谁想女儿突然改了主意,说想要巧克力火车。我心头一惊,不知如何应对,一边不动声色安慰女儿愿望会实现,一边脑子飞速转起来,我不时看看墙上的石英钟,心急地期盼着女儿快快睡着。

确定女儿已进入梦乡,我飞奔到小区旁边的超市,挑选了一长盒方块状的巧克力,准备第二天一早,临场发挥,见机行事。到了早上,女儿见到巧克力的确很兴奋,但是很快就晴转阴地说,这不是火车。我马上说,这是圣诞老爷爷送的火车车厢,我们可以把它变成火车哟。我们把巧克力拿到客厅的地板上一块接一块地排列好,长长的,还真像是一列五彩火车。女儿顿时眉开眼笑,高兴地挑选了一块心仪的巧克力打开,细细品味起来。

女儿没有上过幼儿园,也就没有和小朋友讨论圣诞老人是否真实存在的事情发生。直到上小学,她才知道班级里大约有一半多的同学从未收到过圣诞礼物。那些没收过圣诞礼物的同学告诉她,没有圣诞老人,都是家长给孩子买的礼物。对于一直相信有圣诞老人并且一直收到礼物的她来说,一下还难以接受同学的说法,半信半疑。于是她问了我几个问题——我们家并没有烟囱,圣诞老人是如何在半夜进到我们家的?圣诞老人是如何知道我的想法的?我只好说,妈妈会在半夜之前把窗户打开一条缝隙。圣诞老人很聪明,每一个许愿的小朋友的想法他都知道的。女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也不再追问什么。

第二年圣诞节,她仍然如愿以偿收到了一大包的礼物,零食,玩具,文具。班上照例有收到礼物的同学和没有收到礼物的同学。收到礼物的孩子都兴高采烈地交流,没有收到礼物的孩子仍然会告诉她没有圣诞老人。我思忖着她会不会直接当面问我“妈妈,是不是你给我买的礼物啊?你明年给我买xx。”但是,她始终没这么问。而是跟我说,某某同学收到一大套乐高玩具呢。我也就微笑着分享她的收获。

圣诞节送礼,也曾有过让我十分的尴尬事。有一次,有个食品的价签没有撕掉,被她发现了。她笑着说,圣诞老人还去超市采购呢。她仍然没有直接戳破我,愉快地享受她的零食去了。

后来再到圣诞节,她就直接告诉我,希望圣诞老人今年送她什么礼物。我也不必小心观察和套问她的心思了。

去年的圣诞节临近时,她正热衷于网购心仪的古装头饰品,以便和小闺蜜一起玩演戏的游戏时用。由于我给她充值的零钱有限,她希望圣诞老人送她一套儿童古装汉服。我半开玩笑说,妈妈跟圣诞老人商量一下,直接发个微信红包给你,你自己挑选礼物网购吧。她初一听欢呼雀跃,过了几分钟,又说:“我还是希望圣诞老人把礼物放在床头的袜子里,这样早上醒来有惊喜。”哈哈!看来她始终无意说破这件事啊。

好吧,女儿上学走后,我赶紧快速展开同城网搜,果断下单。一切搞定后,又傻了,发货地是外省!这可是平安夜前一天早上九点啊!于是我迅速联系店小二沟通,发顺丰!次日达!到付!哈哈!再一次有惊无险。

当晚入睡前我仍在想,女儿为什么不说破,直接让老妈买礼物呢?想着想着就想起一件事情来。记得有次家姐来家里小住几日。早上起床时看到米粥、小菜、馒头都已摆上餐桌,忍不住夸赞:“谁啊,真勤快!”。先生满脸愉快地附和着:“田螺姑娘来过了”。说得我们开心大笑起来。后来,每次早上起来后,看到早饭已在桌上,我也会忍不住说一句:“田螺姑娘又来家里了。”先生也总是满脸笑容附到我的耳边:“是田螺先生,来过。”我们会心地呵呵一笑,不说什么,愉快的早餐就这样开始了。

如果觉得文章有价值

欢迎点赞、留言、顺手转发到朋友圈哦~

—·end·—

微信号:yinjianligongzuoshi

上一篇: 贪便宜要“免费”航母,今45架舰载机全开裂,修厕所都能死俩人

下一篇: 垃圾分类的“汕头行动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