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牌赌钱的图片|耽:杏花开时,你在吗?

打牌赌钱的图片,01.那个叫鹿安安的男生

高三那年,班主任为了提升班上的学习效率,把鹿安安安排到了我旁边,换座位的那天,鹿安安还拿着一大包的薯片问我要要吃,推到我的面前,笑嘻嘻地看着我,鹿安安爱吃,吃什么都不胖,以为我也像他那样;

可惜,我最讨厌的就是像鹿安安这样的好吃懒做,学习成绩又不好的男生;吃得满嘴渣子还不说,还想把周围的人一并拖下水;很多次我都在好奇,他这样的人以后会怎么办;

班主任用心良苦,把我们俩叫道她的办公室,苦口婆心地教导了鹿安安一番;让他向我这个年级数一数二的人学校;

就这样,跟鹿安安结下了缘分;

四月花开,离高考还有两个月;

后来有一次,是在学校的那个篮球场那里,旁边还有个不大的杏花林,杏花洒落,他就躺在那里的椅子上,看着前面的男生,伴着春风和花香,男生毫不吝啬地将睡意送给了春天;

我走过去,将他手上的零食一把抢了过来,冲他大喊“鹿安安!你是不是该回去学习了?要不是班主任要我帮帮你,我才懒得管你!”

他惊醒,笑嘻嘻,擦擦眼皮子,看见我,就懒洋洋地向我问好,先是一笑,然后又说“哎!同桌,你来了?你再等等我,等我那场篮球比赛结束了,我就跟你回去!”

我转头一看,是那边四班的几个男生在打篮球;其中高高的那个尤其引人注目,几经躲闪,轻轻松松地躲开了其他人的围剿,脚跟一蹬,一个完美的三分球!

鹿安安看了看我,跟我说:“是不是很帅啊?”

我瞪了他一眼,恨铁不成钢,“你不知道四班跟我们班死对头吗?要不是上一次模考他们班的成绩跟我们班拉开了这么大的距离,班主任也不会安排你这样的人在我面前!”

我既生气又无奈,男生叫李青轩,古风文雅,家里是文化世家,高中时候,整个学校都知道李青轩这个名字,男生帅气,就是在路上走过,一个眼神也能把一群妹子给电晕;

也是这一个人,在上一次模考,夺了我的年级第一的位置;

在成绩单这个厮杀的战场上,我从来不敌李青轩,无论第一还是第二;

我催促着:“丢人现眼,快跟我回去!”

鹿安安是我见过最没用的人,学校成绩不好,人缘也不好;很多时候的晚自习,我都在拼命地埋头在题海之中,鹿安安却在旁边睡着了;班主任走过来一看,又把我俩训了一顿;我就纳闷儿,为什么会将这样的家伙安排在我身边;

高中时候,鹿安安脸上长满了青春痘,挤一挤都觉得恶心,他说我的脸很好看,像外国人,脸颊轮廓线条很美,特别是鼻子,他很喜欢我的鼻子,有一次趁我在课间打瞌睡,就勾着手指头在我的鼻梁上滑了一下,酥麻感立马把我给弄醒了;

我抡起一本《思想道德》就往他的脸上打了过去,正中他的脸,难得他还能笑得出来,惨兮兮地对着我笑,一边笑还一边道歉,把他桌子底下的那包薯片拿出来,跟我说“对不起,对不起,同桌,我不是故意的,我就想摸摸!”

鹿安安从来不会叫我的名字,左一句同桌,右一句同桌;

不光是我,叫班上的其他同学也一样,要么就“同学、同学”地叫,有的就“喂!”一声就算了;渐渐地,班上的人就都对这个人视而不见;班里有什么团体活动,每次都会把鹿安安忘了;

我听鹿安安叫的唯一一个叫的全的名字,就是李青轩;

他说的我的鼻子最像李青轩了,又是李青轩,我最烦的就是别人拿我跟这个人比来比去,偏偏还是鹿安安。

02.他喜欢的人

那天的晚自习,我还像平常那样,一头扎进一本又一本的习题集当中,奋笔疾书,学的累了,就伸伸懒腰,后来才发现,旁边的作为一直是空着的;

鹿安安不见了,报告给了班主任,班主任说他没有请假;像鹿安安这样的男生,会跑到哪里去,四处寻找,找遍了学校里的许多地方也不见踪影;后来,我想到了那个篮球场旁边的杏花林,绕过操场,向前奔跑,还是在那个长椅子上;

鹿安安一个人在抱膝哭泣;

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哭泣,猪一样的男生,也会有诗一样的惆怅?我那时候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;

后来我才知道,鹿安安并不是伤春惜秋,也不是贪恋大自然的美,为之而动容,也不是流连这漫天飞舞的杏花飘落而伤心;

而是为了李青轩,我那时候第一次知道,像鹿安安这样的男生,也会如此狂热地喜欢上一个人,从幼儿园到初中,从初中到高中,甚至以后,更遥远......

鹿安安,让人想不明白;

那天,高三男神李青轩和校花韩冬儿恋爱了,就在高三的最后两个月,高调表白;

所有人都知道了,鹿安安也知道了,他问我,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,我说不知道,我没有喜欢过别人,更别说暗恋了一个人这么久,我的人生除了出人头地,什么也不没想过;

拼命高考,上好的大学,改变未来,新的生活,家里就这样,我一出生就为我铺设了往后十多年的人生,我不需要多想,一路往前走就是了;

他泪眼摸索的看着我,艰难的在他那张长满豆豆的脸上扯出一点笑容;他说,你真幸运,不会为一个人而憔悴;

他说,他跟李青轩是青梅竹马,这么多年来,陪在他身边,看着他的女朋友换了一任又一任,我问“这一次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

“不一样,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,敲定终生,义无反顾!”

说着的时候鹿安安眼里五味杂全,说不出什么滋味;

我恍然想起,那些无数个午后,我经过正片杏花林,都看到鹿安安一个人坐在这里,看着那个打着篮球,就是汗流浃背也好看的不得了的李青轩;

鹿安安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他,或许,就是睡着了,在梦境里也是李青轩的身影,鹿安安带着哭腔说:“他要上大学了,跟那个女生一起,爱情的宣言,考上上海最好的学校,因为那个女生的故乡也在上海!”

我又重复了从前的那一句话:“丢人现眼,你要是还是个爷们儿,你就考到那所学校啊,跟他上一个大学,等他跟那女生分手了,你立马来个趁火打劫!我就不信他喜欢不上你!”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趁火打劫这个词,兴许是因为以鹿安安的个性,“趁火打劫”比较适合一点!

鹿安安听进去了,即使爱的粉身碎骨,也无所谓,毕竟这么多年都追过来了,何况是大学

那段时间,鹿安安每天早上六点钟就起床,在我们家楼下等我,向我请教问题,说没了我不行,天下之大,同桌最好,我听不出这句话是在夸我的,还是在累垮我的,被他带动,上课的时候,我几乎都是睡一半听一半的的;依旧精神抖擞;

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狗晚;偶尔夜间凌晨,还见他拿着手机拍下一页一页的作业题,问我怎么解答,问的最多的是数学,他数学不好,一见到数字就头晕;

李青轩数学好,那时候还说过要报理科;

有几次上晚自习,学得烦了就一脑袋撞在了桌面上,课室很安静,一下子就无数双眼盯着过来;我看了,无言以对,等所有人把目光都收回去之后,悄悄地跟他说“你没病吧,何苦这样为难自己”;

那个总爱笑的鹿安安此时,笑不出来了,因为最后一次模考成绩出来的时候,还是一点气色也没有;

他撑着下巴,看着窗子外面的月亮,说“人生苦短,我喜欢李青轩的时光又有多少,等以后他真的跟别人结婚了,我或许就永远是路人了吧!”

第一次,第一次在鹿安安的口中听到这么伤怀的话,刮目相看,爱情使人盲目;

“呵呵!那祝你们有朝一日,佳人成双!”

他转头看我,说谢谢,谢谢你!同桌!

那一年,高考他最终还是没有考出理想的成绩,考了一个上海的本科,三流到不能三流的学校,可是他还是去了,他说:再烂,我也会去的,就像你说的,我没有后顾之忧!

我替他惋惜,明明可以上更好的学校,为什么非得去上海!

意外地,我反而进了进了那所他盼也盼不来的大学!

入学那天,他就在我们校门口,语重心长地跟我说:“同桌,拜托了,替我好好盯着!哪天他们要是分手了,告诉我!”

我说“好!”

03.那男生受过的伤

上大一的那一年,课程少,鹿安安就经常来我们学校,来的时候每次找的借口都是说向我请教问题,每次都喊我一声“同桌”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去找李青轩,渐渐地,我跟李青轩就认识了起来;

高中的时候我几乎是恨透了这个人的,每次总抢了我的风头,上天偏偏还眷恋这个人,拥有这么好的家世背景,活着一帆风顺,全天下最好的人生全给了李青轩这个人,因为鹿安安的关系,我跟他成了好朋友;

在一个学院,读的是同一个专业,鹿安安问我,为什么报考志愿的时候会选这个专业;我撒谎说,为了帮他侦查情报,盯着他的情敌和情人,可是我只是想把这个人比下去而已;

鹿安安每次来的时候,总会带上一排有一排的巧克力,因为有一次,李青轩跟我们四个人一起上街的时候,就在一家巧克力店驻足,买了一大包不止,还吃的津津有味,被鹿安安发现了;

一个从小到大一起玩的男生,从未特别喜欢过什么东西,有一天也会喜欢上巧克力这种甜得要命的食品;

鹿安安每次来的时候,也会给我带上一包,因为怕李青轩发现,发现一直喜欢着他,于是就把我也卷进来了;我问他“为什么不是薯片!”

他脑袋上打了个大大的问号,然后“啊”了一声;

“啊!什么啊!就是那时候你给我吃的薯片,相跟巧克力相比,我更喜欢那时候的薯片!”

他怔怔地看着我,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,然后又跟我说“同桌,你知道,我给你巧克力只是因为掩饰一下!嗯.....那个我已经不吃薯片了,青轩说我一吃薯片就会长痘痘,以前是我不注意,现在你看看,我是不是好多了。”

说着他露出那张光洁了许多的脸蛋,没注意,果然比当年好看过了,还高了许多,英俊潇洒;

我我想了想,瞪了他一眼,骂他“废物!”“丢人现眼”“喜欢一个人还这样卑微,你还是不是个男的!”

鹿安安没有出声,其实他比谁都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李青轩的爱,可偏偏还是这么巴巴地跟在人家屁股后面;

那时候上课,一间容得下200多个人的多媒体教室,明明前面还有一排空出来的位置,可每一次我都争着坐在了后面,因为每次上课的时候,无聊的时候,几乎都是跟鹿安安聊天读过的;

聊的东西有很多,早上吃了什么,下午要出什么,上课无不无聊,每一次聊到点子上的时候,鹿安安都会问:“李青轩跟那个女生怎么样了,还坐不坐到一起!”

每次我都会把李青轩他们俩的和拍照完整无误地发送了过去,那边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,等我以为他已经下线了的时候,就会给我发一个不哭不笑的表情包过来;

爱之深,情之切,这我知道;

后来,渐渐地李青轩的女朋友韩冬儿也单独找到了我,就在学校的运动场上,那时带着耳麦,轮播着一些不甜不淡的流行音乐,慢跑三千米,韩冬儿从后头跟上了我,上来的第一句话就问我“那个鹿安是不是喜欢李青轩?”

女生意志坚决,视死如归,问不出个好歹就跟我同归于尽的样子,也是,任凭谁的男朋友被别的男生盯上了也会是这个样子;

每次鹿安安来的时候,眼里心里都是李青轩前,李青轩后的,虽然每次找的借口还是一如既往地是我,可是韩冬儿又不是瞎了眼;

她知道我是鹿安安的朋友,我让警告鹿安安离他的那那朋友远一点;

我意料不到,我还没有准备好告诉鹿安安,他就已经打电话给我了,那天整座上海市沉浸在暴雨的袭击之中,偶尔刮起的狂风甚至都能把人给刮走;

电话的那头,鹿安安说:“我的失恋了!”

我连忙问“什么失恋了?”

“心枯萎了,就算暴雨也拯救不了!”

我说"你在哪儿,快告诉我,你那边怎么回事儿?你在外面?这么恶劣的天气你还在外面,你是不是疯了!"

爱一个人究竟有多苦,才能把一个活蹦乱跳的少年逼成这个样子,最后在鹿安安关掉电话的一瞬间,我捕捉到了那边的唯一一点信息,上次的那个巧克力店的播音广告!

那场大雨下了很久,后来我把他带到了附近的肯德基,买了一块巧克力给他!

过了很久,他才慢慢抬头看我一眼,满目沧桑!

“同桌,你知道李青轩,为什么喜欢吃巧克力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

“因为,韩冬儿和他认识的时候,就是在从前学校附近的巧克力店里!”

那天,鹿安安彻底绝望了,韩冬儿将他埋藏了许多年的秘密告诉了李青轩,一下子,友谊,童年,青梅竹马全没了。

韩冬儿发短信谩骂他,李青轩问他能不能改回来,怎么可能改回来,爱上了就是爱上了,又不是街上卖菜的,还能讨价还价!

我听着他哭诉,听了许久!

“鹿安安,你也该放下了。”

04.与他道别

后来的大学四年,鹿安安就再也没有来过我们学校了,偶尔的几次来找我,也是最后那年因为毕业论文的事儿,他说为了不让李青轩看到!

看到了就会尴尬,做不了恋人,至少还能青梅竹马;大学的最后一年,我跟他说李青轩和韩冬儿分手了,他听了眼睛像又有了以前的光彩一样,他没说什么,我跟他说,李青轩要去北京那边发展,韩冬儿要留在上海;

爱情敌不过前途;当初的轰轰烈烈,到最后只剩下你我之间的握手言和;

我问鹿安安“你要去吗?”

“去!”

我点点头,爱一个人太久,就会成为习惯,即使忘了当初,也不会放过每一个可能的机会;我不知道鹿安安能坚持多久,能坚持一天算一天吧!

到机场送他的那天,我在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大包的薯片,硬是把那一袋东西往他的手里塞,他说“北京又不是没有得买,你干嘛非得送我这个,或者是,你送点别的也行啊!”

“让你拿着你就拿着!”

走得太着急,后来发现,我们两个都忘了说“再见!”

那天到回到我的出租屋的那个晚上,打开门,整个屋子里就我一个人,我忽然一下子哭了,送走了鹿安安,我以为就没事儿了,到最后,最伤心的那个人还是我自己;

说不出口的“我爱你!”

永远哽咽在喉咙里,我忽然觉得,在十八岁那年,没有遇上鹿安安该有多好,当年他问我,为什么选择在上海念书,我跟他说,因为我一直想跟李青轩比,可是四年了,在学校里面跟他交锋的机会又有多少;

每次接触得最多的还不过是因为鹿安安;

一直看着鹿安安把把那个人挂在嘴边,装作若无其事地在上课的时候聊着关于他的事情;

我算什么;

后来我发现,我只是个旁观者,什么也不是;

下了多大的决心,才决定将李青轩去北京的消息告诉他,我以为他放下了;最后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放下,鹿安安没有放下李青轩,我没有放下鹿安安;

那天,一个人吃着泡面,后来怎么吃也吃不出味道,加了一大瓶的干辣椒粉,辣到嘴巴起泡;内心依旧波澜不惊,痛的太厉害,都已经失去知觉;

后来,渐渐地,我就会问问鹿安安在北京的情况,他说工作找不到,学历不好看,在北京这个厮杀拼搏的战场上,像他这样的根本没有优势!

我听了心里揪了一下,问他“你没有去找李青轩吗?”

他无言。

我早就该料到,他这么会去,找李青轩,一见到那个人就马上脸红蹄子软的鹿安安;

“那你快回来,到上海这里来!我帮你找工作!”

其实,我也刚刚稳定下来,不知道是什么勇气支持我有这么大的底气,让他回来;

他沉默了很久,最后电话的那头才吞吞吐吐地吐出了那几个字:“谢谢你,同桌,我还是在等等吧,我实在待不下去了,我就回老家!”

05.回程故乡

离别的时候还是炎炎夏日,再次见面的时候是来年春天,在北京五环以外的一处出租屋里,我问鹿安安:明明家里这么有钱,为什么还要选择这么偏僻的地方!

他说这里离李青轩的住的地方比较近,大学毕业之后的李青轩,比以前自立许多,从前的天之骄子,也终于有一天明白未来的命运始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庆幸反应的还不算太晚,托李青轩的福,鹿安安也成长了;

不再像以前那好吃懒做,举手投足,都是成年人的沉闷;

夜色之下,他住的那个地方的街道也有一排排的杏花树,忽然一下子回想起了多年以前的那个晚上,鹿安安坐在,一个人在学校的那座杏花林中嗷嗷大哭的 场景,也许多年前,遇到那个叫林青轩的男生;

鹿安安已经长大成人,为一人而伤春悲秋,为一人本周天涯;

后来鹿安安就不怎么爱哭了,在机场见到我的时候,还叫我“同桌”,我怔怔的看着他,我忽然才想起来,我或许应该有一次正式的自我介绍,他才会记住我;

“鹿安安,我叫江北川!”

他说“哦.......”愣了一下“原来,同桌你的名字也这么好听啊!”

“那下次我再来的时候,你可以记住我的名字吗?”

“哦!那......没问题,下次你来,你来我一定记住!”

始料不及,他或许还不知道我有多在意我的名字,特别是在他叫我的名字;

天底下,好听的名字很多,但是也只有唯一一个能让鹿安安记住的;我始终不是他眼中的那个人,忘乎所以,穷极一生,记住一个人的名字不容,让人记住你的名字也不容易;

渐渐地,回到上海之后,我的工作步入正轨,开始在全国各地跑业务,每到一个地方,见到有杏花树的风景,我都会随手拍下来,发送给鹿安安;

多少次得不到他的一句回复;后来终于有一次,他跟我说“谢谢!”省掉了“同桌”,反而让我有了许多的不适;我问他在干嘛!

他说“在工作!”

上次去北京的时候,忘了问他在什么地方工作了,这一次终于记起来,他毫不掩饰,“在酒吧里!”

那个酒吧我去过,就在李青轩工作的地方附近,一下班就能遇到李青轩和他的同事,我问他:“你见到他的时候,不尴尬吗?”

“我不尴尬,他反倒是有点伤心了,叫我回去,同桌啊!我忽然觉得他有点喜欢我了,以前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眼睛湿湿的样子,可是最近,他总是到酒吧里来找我,很多次,让我别来这儿工作,说这儿人很复杂;后来,渐渐地,他就,来这儿接我下班,还到我家,跟我一起做饭......”

他絮絮叨叨地说着,语气很轻松,像雨后天晴,我忽然鼻子酸酸的,后背一阵凉意;

鹿安安,你终于盼来了你的彩虹了;我也知道,我的彩虹永远不会来了;

不知道为什么多年来,我一直想对他说“恨铁不成钢”这句话,可是我想在不这么想了,鹿安安用了近乎二十年的时间等一个李青轩,可我终究来得太晚;

赶上了末班车,等走到一半的时候,才知道搭错了车,回首从前,思考我这一路走来的意义何在,除了空空如也人生,就是思一人成疾的悲切,自怨自艾;

后来公司委派我回故乡担任区域负责人,出发的前一天晚上,我跟鹿安安说了最后一通电话,握着电话,想了很久才想要说什么

“鹿安安,我要回故乡了!”

电话的那边很久都没有回应,等我收拾行李踏上火车的那一刻,他才慢慢地回了我一句“一路平安,江北川!谢谢你,这么多年来的陪伴!”

06.尾声

我终于释怀了,归途漫漫,我一路上都在回味鹿安安跟我说的那句话,还有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,感动到几乎要哭了出来,车头看着窗外,偶尔经过一个地方,车窗外面会闪烁而过的几处杏花林,要是鹿安安也在,会不会跟我一样,喜欢得不得了;

同行的小助理叫了我好几次,我才反应过来,原来家乡的城市已经慢慢逼近;说不出近乡情怯,当年走出这里的时候,我还是跟着鹿安安一起的;

小助理递给我一张纸巾,跟我说:“江哥,到站了!”

我忽然一下子忍不住眼泪直流,第一次,在别人面前这么出丑,还是在自己的小助理面前;

后来几年,我就再也没有联络过鹿安安了,几经辗转,在大概七八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,我见到了同在北京发发展的哥们儿,那时,小助理也在我的身边,带着一起去了;

不为什么,因为小助理喜欢我,跟我到了家乡这里;因为鹿安安的缘故,我已经不愿意辜负任何一个喜欢我的人了;我俩后来见了我爸妈,老人家没说什么;

只是让我以后别再回家了而已,我早就料到,于是我就在他们住的公寓附近买了套房,不大,一室一厅,我就和小助理住在一起;

生活百无聊赖;偶尔小助理会问我“鹿安安”是谁!

我说,曾经的一个同桌,你别介意!

他看着我,笑了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宴会上大家总聊不到一块儿去,当年是那么情真意切的伙伴,最后三句不离放假股票,再不就是孩子上学;

成年人的世界多半现实,我听着也无趣,忽然听到有人说起鹿安安,我才渐渐竖起耳朵,感兴趣起来,我问“鹿安安怎么啦?”

“还能怎么样,跟以前比,老了许多!他父母不要他了,说他是变态,他也不回去,有骨气得很!”说着,老同学笑了笑,眼里都是鄙视!

“为什么?”

我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他们娓娓道来。

“李青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病了,鹿安安到北京就是去看他的,后来两个人相互喜欢上了呗!”

我点点头,不置评论:“这我知道!后来呢?”

“后来,在北京的医院待了大半年,就去世了,大概在八年前的年关的时候吧!”

我恍然想起那天,那天的他分明还带着哭腔,可我没注意,走得太着急,火车一边还催着,最后也没说“再见”就挂了,鹿安安从此成了我记忆里的那个爱吃的少年,伴着那些花开花落的杏花树;

埋葬的青春,在那场爱情的追逐中,不知道谁赢谁输;

又过了几年,我到北京旅游,带着小助理,去到北京的一处景点,在那里见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婆娑男人,穿着绿色的军大衣,还有一定可以保暖的帽子;

北京的冬天很冷,零下五度,男人见到我之后马上转身就走,小助理看了我一眼,问我“你认识?”

我叫了他一声“哥们儿,你掉钱了!”

他僵住了,背影都在颤抖,我拿着从钱包里掏出来的一张一百块,慢慢地走过去,塞到他的手上,后来,后来他就走了;我也没拦着;

小助理看着这一切,也不出声;

回忆了很多遍,跟我记忆里的鹿安安很像,我以为是鹿安安,可是又不像鹿安安,最后连我自己都记不起来了,回忆逐渐模糊,消失在那个文化景点的那片杏花林里;

我长叹了一口气,跟小助理说:“当年啊,当年,我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片林子,后来告诉了我一个朋友,不知道,他最后是不是也喜欢呢?”

“哈哈!是吗?”小助理开心的与我谈论过往;

文/耽美辰光

新濠影汇真人赌场

上一篇: “原创歌手”北野武将首次登上日本“春晚”红白歌会

下一篇: 江苏无锡的特色小镇,花5年时间在太湖边打造出一座唐朝小镇